Orange Breath

YOI短篇

因為被yuri on ice 09話感動到一個不行,忍不住腦洞大開的一個小短篇。

設定是教練比勇利晚退役。

維勇向。

-----------------

在維克托即將結束滑冰生涯的前夕,他做了一件驚嚇全世界滑冰迷的舉動。

他破天荒的聘請了勝生勇利當他的教練,那個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。


其實維克托想的非常簡單,

他想要在所剩不多的比賽結束後,勝生勇利可以在K&C跟他擁抱,

啊,當然雅科夫也很重要,但是不可能跟他接吻吧?


他想要和這個讓他不顧一切支身前往異國的男人分享勝利的喜悅、

失誤的不甘心,以及一切的一切。


當初許願的聖誕兼生日禮物、勇利所...

刀劍亂舞 Cosplay
CP:燭へし,現paro設定

燭台切光忠:大福
壓切長谷部:櫻狩
攝影:軟跟大福的遙控器
小精靈:櫻狩(對焦用)、旅館的留言板(?)

第一次在這邊發了cos作品XD

是個完全大遲到差不多是忘記發的白色情人節(X)

雖然說是情人節,卻跟搭檔拍了不算是甜的燭壓切,

跟我筆下的完全是不同世界了。

這邊描寫了燭台切光忠跟壓切長谷部這兩個大人之間,
幼稚不坦率、但是又帶點小小心機的故事。

因為拍攝內容有點,算是......R15嗎?

所以採用外連,有興趣的朋友請點下面網址

【無以名狀】

最後的最後,最近連拍了好幾場,結果文都卡住了唉呦喂呀。
Ps.現在才發現手機會限制照片大小,建議電腦點開比較能看到故事全貌

現paro,同居設定
燭台切光忠X壓切長谷部

遲到的情人節短篇

= = = = = = = = = = = = 

標題:他與他的情人節

今天是禮拜天,長谷部難得的多賴了一下床。瞇著眼睛摸出放在床頭的手機,滑開螢幕看到時間顯示著上午9點,才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起床。

梳洗完畢後打開房門,客廳傳來電視的聲音,燭台切早已經醒了,正窩在客廳的長沙發上翻雜誌,聽到身後傳來動靜於是回頭:

「起床了?」
「嗯。」
「今天你能陪我出門嗎?」
「去哪?」
「沒有,就想出門隨意逛逛。」
「喔。」

長谷部有點搖搖晃晃的走向廚房,看樣子人還沒完全清醒。不久廚房傳來長谷部的問句:

「光忠,餐桌上這盒是什麼?」
「啊,那盒是給你的。」
「巧克力?」
「昨天回來路上看到,看起來很好吃忍不住買了。你不討厭巧克力吧?」
「嗯,還算喜歡。」

盒子內是18顆裝的純黑巧克力,長谷部捏起了一塊放入口中,燭台切有些發楞的看著他。

「對了,你剛剛是不是說要出門?」
「嗯對,但是沒關係那個不急。」

燭台切沒有說出口的是:他喜歡看長谷部吃完甜食那個舔手指的動作,舌頭滑過指尖,唾液被陽光照的閃亮,帶著濕淋淋的誘惑。

中午的餐廳預訂是12點,等等先打個電話稍稍延後半小時應該不打緊,現在得先處理一下眼前這個人跟自己的下半身。

長谷部君,吃早餐囉~

= = = = = =
昨天忙著收拾行李搭車,
在高鐵上打這個實在是太挑戰恥力了,
只好讓他們晚一點點過情人節。

最後,我到底在打什麼XDDDDDDD

PS.巧克力參考Godiva純黑巧克力經典禮盒,18顆NT1660。
PS 2.長谷部一直到餐廳才想起來今天是2/14。
PS 3.原本是想寫那種沾巧克力的草莓配香檳之類的,但是我的燭台切還沒有把圖產出來,只好換種類了。

關於下廚這點小事

關於下廚這點小事

現paro設定,燭台切光忠X へし切長谷部

晚上八點,燭台切的手機鈴聲大作。

「光忠,」電話那端傳來長谷部帶著有些焦急的聲音「我遇到了一點麻煩,你能不能幫幫我?」

燭台切幾乎是從飯店床上直接彈起,「什麼!發生什麼事?你受傷了嗎?」難不成是突然間病了?家裡有人闖入?還是出了交通意外?短短幾秒鐘燭台切腦中閃過了無數個不祥畫面。
「光忠你冷靜,我沒事。」長谷部帶著安撫的口氣卻仍然焦急,

「我只是想問你,如果要加熱外面賣的微波炒飯,鍋子裡面要不要放油?」

「... ...你在廚房嗎?」

「快點!我覺得飯的顏色越來越奇怪了!!」

「親愛的,」燭台切嘴角忍不...

現paro設定

光忠跟長谷部是同辦公室的同事,大俱利是企業實習生。

CP:燭台切光忠X壓切長谷部

標題:要好好吃飯啊長谷部君


猶豫、躊躇、眉頭漸漸向中靠攏,
  「長谷部君… …最近似乎對我的手藝膩了啊。」
  辦公室號稱完美煮夫的燭台切光忠在超市生鮮櫃前一籌莫展。
  
  「啊,今天也沒吃完啊。」燭台切打開被帶回來的飯盒,難掩失望的說了一句。
  「抱歉。」
  「沒關係呢,我也想說今天蒟蒻滷的沒有很入味、肉的調味有過鹹了點,飯的水量似乎也沒抓好……。」
  「不,不是你的問題!」長谷部急著回嘴,「只是… …」
  「只是?」
  「沒有,」長谷部眼神帶著歉意地往旁邊一瞄,「今天連續開了好幾個會,我先休息了。」說罷,長谷部像是要躲避燭台切目光般的逃離廚房。
  廚房中只剩下水流聲、碗盤輕輕碰撞聲,以及悄不可聞的嘆息聲。
  
  隔天早餐,長谷部果不其然的又剩下一大堆。水煮蛋僅僅吃掉了蛋白的部分、烤土司也只撕了半片,煎培根跟火腿則是一口也沒動,唯一全部喝完的只有那杯堅持加奶不加糖的黑咖啡。
  
  「大俱利… …。」
  「幹嘛。」
  「嗚嗚嗚嗚大俱利我好傷心啊。」
  「怎麼?」
  「嗚嗚嗚嗚嗚大俱利我該怎麼辦我連他的胃都抓不住啦嗚哇啊啊啊~~」
  「燭台切光忠你吵死人了!!!!」褐膚青年幾乎要按耐不住地把手上的咖啡往這惱人的前輩頭上砸。
  好不容易熬到短暫的休息時間,卻被辦公室前輩一把抓往茶水間,還沒搞懂發生什麼事,一個大男人就這樣抓著他的肩膀嚶嚶哭訴起來。
  感覺,好噁。大俱利伽羅內心OS正亂舞著。
  
  「你惹叔叔生氣了嗎?」
  「沒有。」
  「你收了隔壁部門女同事的巧克力?」
  「沒有!」
  「你應酬會來之後被發現襯衫上面沾到口紅?」
  「沒有!等等你胡說什麼?」
  「你是不是在叔叔說『不要』的時候還硬上?」
  「這個我… …慢著你怎麼會知道!!」
  「我不知道,我亂猜的。」
  「… …。」
  這個死小子到底是誰教出來的,真想看看養他長大的人長什麼樣子……啊!猛然間想到眼前這個死小子就是由自己的情人一手奶大的,燭台切光忠整個無言了。
  
  抬眼望去在另一端辦公桌前的長谷部,少見的用右手撫著臉頰發呆,看起來有些萎靡,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,就說要好好吃飯才行啊!在辦公桌下用力握了一下左手,燭台切暗暗下定決心。
  
  「我回來了,咦?」
  剛踏入家門口的長谷部聞到廚房傳來了濃烈的飯菜香。
  「啊,你回來了,晚餐很快就要好了喔。」
  燭台切面帶笑容地從廚房探出頭來,
  「你最近很累吧,我煮了很多你喜歡吃的菜,馬上就能開飯了。」
  「那個,光忠我有話要跟你說。」
  「沒關係,有話吃完飯再說吧。」
  長谷部帶著極大的歉意,拿出早上帶去公司,卻依然沉甸甸的便當盒。
  「那個… …真的對不起。」
  「沒有關係啦!不合你胃口嗎?」
  「不,沒有。」
  「難不成是你身體不舒服所以吃不下?」燭台切心中警鈴大響。
  「都不是。」長谷部頓了頓,「還有,真的非常抱歉,你最近不用幫我準備飯盒了,我這陣子沒有什麼食慾。」
  「!?」
  「早餐我會在家裡吃,但是也不用太多,我真的吃不下,像早上白煮蛋那種就可以了。」
  「長谷部君。」
  「午餐我會想辦法解決。」
  「長谷部!」
  「晚餐也… ….。」
  「長谷部國重!」
  
  鮮少被燭台切這麼大聲吼的長谷部,瞬間像被觸電般直挺挺地站好。
  「啊,啊抱歉,那個我不是故意這麼大聲!」
  燭台切趕緊向前,愧疚的捧起對方的臉。
  「嘶!」長谷部反應卻異常激烈的向後一彈。
  「嗯?」
  眼前的人居然摀著右臉退後了好大一步,滿臉怨念的瞪著他,仔細看眼角似乎還帶著淚光。
  
  咦?
  
  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了幾秒。
  
  「長谷部你… …是不是牙齒痛?」
  「… …。」
  「… …。」
  「嗯。」緩緩的,點點頭。
  「幾天了?」
  「從上個禮拜… …。」
  「怎麼不去看醫生?」
  「因為下班診所都關了,周末他們又沒開……。」
  「… …你忘記藥研的診所,就開在我們家附近嗎?」
  看著眼前煤灰色的腦袋傲執的轉向一邊,代表這人真的忘了。
  「唉,我去幫你打電話預約,明天早點回來。」
  「好。」
  準備往客廳走去的燭台切突然感覺衣角被扯住。
  「嗯?」
  「光忠,」長谷部忍不住往身前這個高出自己一個頭的男人身上靠了靠「… …我好餓。」
  
  「我馬上去叫藥研準備看診你等著。」
  
  
  
  
  = = = = = = = 
  其實蛀牙的是我QQQQQQQQ
  生理上的QQQQQQQQQQ

第一次發文,請多指教。
然後手機發文,我不知道標題要怎麼打QQQQ

這兩只可號稱臭臉界的演技之鬼

灣家人,Coser。
碼字寫文的還在學習嘗試中,
希望自己筆下的人都能活的幸福。

关注的博客